33個入圍電影計劃,79%為導演處女作,FIRST如何為市場保證質量?

分享到: ? ? ? ? ? ? ?

“野蠻生長”時代瀕臨結束,是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中國影視業發展的一大現象。當前,整個行業正處于拐點,而新生力量的崛起讓電影市場仍然保持著巨大的活力。

導演是如何計劃

作為中國電影產業各個鏈條人才交互最集中的場域,電影節自然要更多的發揮其前瞻及探索作用。而如何在項目的源頭建立有效輸送機制、對話機制、交易機制,無疑是各大電影節市場需要不斷摸索、建設的。

作為FIRST電影市場的項目交易平臺—FIRST創投會今年共收到732份報名項目,入圍電影計劃皆是首次公開亮相,其中79%為導演處女作,55%的項目在目前階段已有制作公司,許多創作者在創作前端已開始在為之后與資本和產業的對話做準備。

歷時2個多月,經過兩輪劇本評審會議,從故事及市場空間等方面延展評審維度,FIRST遴選出的33個電影市場入圍項目,展現出穩定的總體質量和強烈的特殊性,讓已經初現雛形的FIRST電影市場變得更加豐富開闊。

高頻類型項目進擊時

新導演計劃

如果統計FIRST創投歷年來報名項目的類型變化趨勢,這個數據可能相當乏味。青年創作者往往選擇貼合生命經驗的家庭、兒童、青春成長等題材,以及市場空間可預見的犯罪、懸疑、愛情等題材進行創作,但正因如此,評委反而會以更嚴格的標準來評價和比較高頻類型的項目,只有在劇作能力、創新度、導演能力、市場空間等多方面的綜合考量均達到優秀的項目才有可能脫穎而出。

兒童類型中,《阿來舅舅》講述一個天真的孩童如何審視和靠近一個天真的成人,情節設計精準輕盈。《水怪》是一則殘酷的黑童話,把看似瑣碎的童年傷痛糅合成緊湊的戲劇,魔幻卻令人信服。

家庭類型中,《旅途愉快!》通過多種語言的切換,將親人之間相互理解的困難巧妙且極具實感地暴露出來,陌生但仍共情。《漫游在藍色草原》描繪一對游離于城市與草原的蒙古族母子,賦予自然以強烈的人文色彩,情感與哲思交融。《枝棲》用一種枝蔓橫生卻根基穩健的劇作方式直擊了當下中國最迫切的兩個問題:生者的房地產與逝者的墳地產。《蛛網之年》聚焦于一個復雜的家庭,許多人事在瞬間變幻,人物舉步維艱地行走在雙重倫理困境所編制的蛛網之上。《從此以后》以隱忍克制的方式道出女兒對父親的“不忍心”,對日常細節的敏銳體察絮聒出樸素卻動人的父女情。

犯罪類型中,《三人成虎》借由三個小人物的視點讓偶然事件必然地交織在一起,一樁綁架案在數度反轉中撲朔迷離。《罪自由》用隱喻和魔幻包裹真實事件改編的社會案件,勾畫出一個非典型的犯罪者形象。《童話世界》取材自社會議題性事件,豐富的人物設置,跌宕詳實的庭審戲碼,足見作者深入挖掘現實的膽魄和能力。

新人導演計劃

新人導演≠低成熟度

在以融資制作為主要導向的創投平臺上,劇作的完成度和可執行度仍不可避免地被當作一個重點考察項。《饕餮男女》被評審列為大陸院線商業體系里完整成熟的項目,在愛情喜劇類型內實現到位,美食的有機融入又不失靈動新意。《看風車的人》講述一個孤獨男人對一個神秘女人的愛欲與守望,虛實相間,敘事手法精煉。《尋子遺跡》細致卻克制地勾勒出喪子的母親,情緒在緊繃的絲線上盤亙,泄力后是有限傷痛,無限悲涼。《素白》一面是時而溫柔時而暴虐的大海,一面是鋼筋水泥的香港都市,一位遺體化妝師在徘徊往返中猝然觸到無常。

今年的入選電影計劃中,有為數不少的創作者在完成了一部成功的長片處女作后,帶著第二部長片項目來到創投,經驗既是有效的背書,也確實保障了項目的完整與成熟。

在《郊區的鳥》獲得FIRST影展最佳影片和洛迦諾電影節金豹獎提名后,仇晟的《犬父》保持了獨特的作者性和語言系統,強悍的創造力引起極大的關注度。《特邀演員》借戲中戲的形式講述藏漢文明沖突,戲謔又溫和,導演拉華加去年剛獲得FIRST最佳導演。王久良《荒原上的情歌》三段式結構下的故事互為表里,既是魔幻荒原上的情歌,也是一首女性的悲歌。張溪溟《沸騰》在懸疑類型中做到氣質獨特,形式感強烈,人物關系的情感倒錯顯示出作者平衡表達與敘事的良好能力。

導演扶植計劃

對青年作者來說,借助文學改編的形式也能建立起作品不俗的精神內核,并在一定程度上補給創作。《尋影者》以明確的導演意識在改編中把握住鮮明的敘事節奏,時間跨度縱橫,懸疑感緊逼不退。《長湖迷霧》將兇殺案與少年成長捆綁為一體兩面,增減有度的改編渲染出可期的影像張力。《一曲終了》則是知名演員余皚磊的導演處女作,借力原著文本,獨特的文學性也成為影像中氤氳的氣質。

市場挑口味,FIRST保質量

一直以來,FIRST評審會議的特點是“長”,動輒十五六小時,我們所強調的也常常是審慎的遴選和嚴苛的標準。但市場不會總遵守一套固定的預判,多樣性也不能只停留在表面的類型題材多元,今年FIRST嘗試通過放下預判、拓寬評價體系的方式來試探市場,遴選保障項目的綜合質量并識別其獨特性,而市場偏好和口味,則交回市場進行判斷。

《安魂》描繪一個兼具暴烈、悲情與詼諧的異鄉人,尋找自己丟失的身份、尊嚴與睡眠。《達摩流浪者》在主角普通的職業中挖掘到出人意料的戲劇空間,未知世界與隱秘人物的內心形成緊密的互文。《千里送君》以巧妙的空間設計呈現人與社群逐漸割裂的過程,更凸顯家庭的牽絆真實動人。《羊命》于荒誕的底色上涂抹生動的農村生活圖景,作者對環境的熟悉在魔幻之上又添一重真實。

導演計劃如何寫

《雪云》的強戲劇性和內斂的敘事手法形成反差,快與慢、盲促與無事之間的博弈,也映襯了作者的主題表達。《夏末行舟》取景上海卻只在巷弄陋居矮床,空間之逼仄如青春之壓抑,連爆發都是畏縮的。《洪水猛獸》借套層結構講述少年生命中的相聚別離,打破套層即是療愈之時,曖昧的人物對位盡顯多義性。《一場無用的圖靈測試》讓風格化與話劇感同時作用于低成本軟科幻,是“過時”視聽,也是“老舊”先鋒。

甚至,一些看上去不那么符合所謂“FIRST調性”的項目也入圍了今年的電影市場。《酆都》講述清朝鬼城一樁靈異兇案,是一部有機會探索東方美學風格的類型佳作。《愛人,你是我的》用兩段有關“控制欲”的感情傳導驚悚體驗,主題與形式俱佳的一道懸疑佳肴。《枯水行舟》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熱血青春搭配冷峻現實,劇作趣味性始終不減。《啼哭的拳頭》通過拳擊訓練達成對男性氣概塑成的批判巧思,而一場場離別正如揮出的拳頭擊打在棉花上,無力而惆悵。

從北京到西寧

FIRST電影市場公開周將于6月5日-11日在北京舉辦,入圍項目在常規的提案陳述之外,若未能入選下一階段,將直接進入圓桌提案環節,接受贊助商代表的點評及提問,最終由電影市場官方合作伙伴代表投票決選出復活項目,納入年度入選電影計劃。同時設立寫作工坊、表演工坊和制作工坊,邀請電影制作領域各個環節的資深人士進行案例分析,分享經驗技巧,讓創作者在深挖文本、電影創作的同時,建立更全面的知識儲備和市場認知,也為產業與青年電影建構相對平等的游戲規則。

導演卡位計劃

年度入選電影計劃將于6月12日公布,項目代表將在西寧進行現場公開陳述,與市場嘉賓進行一對一洽談。此外,33個入圍電影計劃的信息都將呈現在FIRST產業手冊中,項目代表在影展期間可通行論壇、工坊、酒會、電影市場頒獎禮等,并在Industry Cafe與資方、制片人、演員等潛在合作伙伴進行自由約談。7月27日的電影市場頒獎禮,將公布阿里影業,光線影業、恒業影業、麥特文化、七印象、澤東電影、合瑞影業、聲林、畫林、克諾等設立的各類現金及非現金類獎項。

目前,FIRST市場嘉賓報名正在進行中,報名通道將于6月30日關閉,點擊閱讀原文進入FIRST影展官網完成在線報名。

第十三屆FIRST青年電影展創投劇本評審

萬冊,編劇

新導演挖掘計劃

曾作為東方夢工廠的簽約編劇,參與多個電影項目的創意開發和劇本創作,參與作品《雪人奇緣》等。

王晶,導演

首部劇情長片《街口》入圍鹿特丹、香港等國際電影節,第二部長片《長風鎮》獲得國內外多個創投獎項。

班宇,作家

2019導演計劃

小說集《冬泳》出版,獲得第17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最具潛力新人獎。

王婧,制片人

制片作品《活著唱著》入圍戛納導演雙周單元,《大餓》入圍臺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單元,《熱帶往事》入圍柏林國際電影節天才項目市場。

陶日成,編劇

擔任電影《流動的樹靈》《抵達之謎》,網劇《心理師》等作品的編劇。

電影帝國微信公眾號:dianyingdiguo
關注電影帝國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